東莞網站建設_網絡營銷外包_營銷型網站建設領先者_金站網
互聯網P2P被玩:金融平臺欲劃清界線

發布時間 : 2015-12-26 08:58:13 來源 : 金站網 瀏覽次數 : 互聯網P2P被玩:金融平臺欲劃清界線

  金站網訊 如果說互聯網金融行業年年的關鍵詞無外乎“監管”“融資”和“跑路”,那么今年的關鍵詞應該是“監管”“上市”和“e租寶”。

  回顧這一年,輿論有太多時候都是圍繞這三者在進行。監管,似乎已經不會再有意外;上市,P2P終于走出了第一步;e租寶,則給所有人都上了一課。

  被誰蒙住了眼

  “用不著監管,城管就夠了。”

  這是一位P2P平臺負責人講起年末一次理財展會時用到的描述。他說,場館內營銷出奇,以美女、名人博眼球,熱鬧不亞于車展。場外,“有些就在路邊的小面包車上拉個橫幅,打出理財、貸款收益,掀開后備箱,就拉人掃碼送杯子了”。他認為,這些都是怪圈。

  確實,理財的火熱雖不是近年才出現,但現在這般高調卻也不常有。

  高調如e租寶,從4月開始重金推廣,盈燦咨詢數據顯示,其月成交額迅速從15億逐步攀升至160多億。截至今年12月2日“被調查”,e租寶總成交量約726億元,待收總額695億元。

  一位e租寶的投資人表示,自己并不了解e租寶到底是什么,投資只是出于對理財經理個人的信任,于是才在這位理財經理跳槽e租寶后跟到新平臺來投資。在理財人群中,持有這種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數。

  事實上,不少理財經理也算得上受害者。

  據他了解,不少e租寶員工雖然工資很高,但都投入購買自己公司的產品。每日拉客戶,業務考核的壓力也很大。直到有關部門在12月初介入,還有相當多的理財經理們堅信不會出大事,主動出面安撫投資人情緒,駁斥他們眼中的謠言,試圖降低影響。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如果簡單地抬出這樣的解釋,就太事后諸葛亮了。但究竟是什么蒙住了我們的眼睛?這個問題確實值得反思。

  還有一件小事:在“e租寶被調查”之后的幾天,筆者曾到過北京某個區的經偵隊了解進展。接近中午時分,在報案處被幾張桌子圍出的狹小空間里,擠滿了人。玻璃門上張貼著至少7宗涉嫌非法集資案件的進展公告或報案說明。雖然在場的報案人至少分屬三個不同案件,意外地,竟沒有一個是e租寶案的報案人。

  簡單搜索了一下,與通常所說的非法集資相對應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和集資詐騙罪,最早在1995年時就被吸收進入單行刑法。這20年中間,我們有沒有變得更聰明呢?

  P2P不能承受之重

  “現在不太想提自己是P2P,主要還是出于PR方面的考慮。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互聯網業務都是點對點。但P2P這個詞在國內被玩壞了。”

  這是另一家P2P公司負責人回應是否在刻意擺脫P2P定位時所做的解釋。

  在e租寶事發之后,行業一片“e租寶不是P2P”的劃線自清。竟然有人開始追問,究竟什么才是P2P?行業在國內發展多年的知識普及,似乎一夜歸零。

  直接點說,從e租寶捏造虛假標的,將從投資者那里融來的錢挪作他用的那一刻,就已經無法劃歸于任何一種商業類別,而是有可能涉嫌違法了。

  但如果e租寶是一家正常經營的公司,它又是不是P2P?這首先可能還要回歸到幾年前對線上模式與線下模式的爭論。e租寶所包裝出的一些特點更傾向于所謂的線下模式,主要在于理財端和借款端都大量倚重線下門店的地推,人員成本極高。據稱其遍布全國的線下銷售人員有四五萬人。有投資人表示,自己是到業務員家里,直接從POS機上刷卡投資的。

  此前曾有第三方行業門戶提出,線下模式缺少互聯網的內涵,信息透明度較差,容易隱藏違規操作,因而不應把這類業務歸入所謂P2P之列。

  也因為容易受到非議、觸及監管紅線,許多以線下業務起家的大平臺后來也紛紛帶著前期積累而來的大規??蛻暨w移線上。

  為了迎合監管,一個普遍的做法是,將線下部門與線上平臺分別成立獨立法人。線上平臺叫P2P,是信息中介,借款人與投資人都是來自互聯網;線下部門有自己的理財門店,也負責尋找和開發貸款項目。

  線上平臺合法合規,又符合創新概念,可以高調宣傳,但投資人看不見摸不著,流動性較大,債權端開發也會遇到“靠天吃飯”的年景;而線下部門低調、不透明,卻有穩定的大額投資客戶、穩定的債權渠道,無法全部消化的債權也可以轉給線上平臺或對接信托等機構,傭金返點更可觀。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隱含的邏輯是:在一個信用薄弱的環境中,投資人總覺得有實體門店、面對面的交流更可靠。

  而這時,P2P公司已經無法完全說自己是純線上了。

  即便對于沒有線下網點的公司,目前的貸款審批大多時候也需要有面對面的盡調、實地的走訪,銀行審貸的那一套都不能落下。以線下考查而來的貸款項目對接線上資金,對于這種模式也出現一個詞叫O2O。

  就這樣,在擅長創新的國內企業面前,P2P已經與誕生之初有了太多差異。因為沒有明確的界定,誰都不好說,別人不是P2P,只有自己才是。

  雖然行業極力想要為P2P正名,卻架不住線下理財機構自己打出P2P的招牌,想在風口分一杯羹。到了投資人那里,不同的理財機構其實已經沒有什么辨識度了,只能聽牌子響不響。

  在e租寶之后,越來越多的線下理財機構接連被質疑,或遭遇集中檢查。如果說線下理財一定存在違法違規,也不盡準確。但P2P行業確實因為一些違法違規的機構消耗著信用。

  也有P2P公司負責人回應,在e租寶被調查消息出來的當天,自己的平臺上確實出現過部分投資人的集中贖回,但幾天之后就幾乎沒什么影響。

  究其原因,他猜測,可能因為行業還是比較小,“圈子里認為很嚴重的風險事件,在旁人并沒有太多關注”。他同時給出的數據,“雖然現在常說P2P行業的交易規模累計過萬億,但實際的貸款余額也就2000億,可能還抵不上一家城商行。”

  但他沒有提到的是,P2P這家“城商行”,得到了很多的偏愛。

  遭遇資本寒冬尷尬

  “現在國內創投資金很多,但有能力、有實力介入B輪之后的資金并不多;境外資金雖然很感興趣,但是他們的觀察還是限于表面,看不到也體會不到P2P公司在具體業務中的風險點與創新點。”

  這又是一位P2P公司負責人在解釋行業是否遇到資本寒冬時所做的解釋。

  如他所言,國內的資本跟不上B輪之后平臺的需求,而國外的資本并不真的了解中國的P2P。無論在中國香港還是美國,資本喜歡的概念是所謂“Fin Tech”,通常被譯為科技金融,指利用科技手段提供金融服務。

  在科技金融與國內的互聯網金融之間是否能畫等號,仍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成立于2006年的Lending Club在2014年12月上市。同樣成立于2006年的宜信終于在今年12月趕上了美國年內最后一次IPO。

  雖然Lending Club股價拆半,宜人貸自上線首日下跌后一直還沒有回到10美元的發行定價,大多數人還是為宜人貸的上市而感到興奮,尤其是在這樣一個負面消息頻發的冬天。

  以宜信的實力來看,此次募集總額7500萬美元算不上是不可想象的數字。搶得IPO首發,進一步提升知名度,似乎要比募資本身更有價值。但國外市場是否真的理解國內P2P,仍有待市場的長期表現。

  在美國那樣充分競爭的金融市場上,所謂的科技金融切實在做細分又細分的市場,體現長尾效應。Lending Club的借款幾乎都用于還信用卡;Zest Finance以大數據沒有信用評分的人群提供信用分數。這樣的人群尚且達不到整體的1%。一位知名評分機構的人士向筆者解釋。

  而在中國,整體而言,P2P與其說是信貸科技手段的創新,不如說越來越傾向于又一個資金通道。

  近年在監管要求之下,銀行對原有的非標業務的清理及通道業務有意識地收縮,是P2P讓機構看到了新的希望。不僅過橋貸款一開始就被視作優質債權,小貸、融資租賃、保理等債權的類證券化也很早就出現?,F在信托、資管項目,包裝一下拿到P2P上募資已經不算秘密,而P2P以投行業務的思路進行權益類投資也在出現……股災前后配資業務的火熱想必許多人也都歷歷在目。

  筆者不止聽到一位平臺負責人在談到業務發展方向時描述,銀行能做的,P2P都能做(他們所指的當然不包括吸收存款)。

  經濟下行的大環境中,如果正規金融機構忌憚于風險繼續壓縮業務,P2P是否會由此成為銀行、信托、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等一級級通道、“垃圾債”的接盤俠?對此,行業已經有擔憂的聲音出現。

  當然,也有互聯網金融機構正在以各種方式對標海外資本眼中的科技金融。

  成立兩年之后,京東金融在今年的多個場合提及定位時,反復強調自己是一家輕資產的科技金融公司;完成C輪融資的積木盒子也在12月正式確立了智能綜合理財平臺的定位,在上線了美股交易業務的同時提出“科技連接金融”的口號。

  比起P2P或互聯網金融的帽子,科技金融是否會給海外資本提供更多想象,誰知道呢?可以肯定的是,P2P已經無法準確描述大部分平臺的業務了。

  監管是關鍵嗎

  “所有投資人在進入這一領域之前都清楚政策風險的不確定性,我們在投資之前都已經知曉。如果從引導的邏輯來看,政策的規劃還是比較好的。”

  這是一位P2P平臺的投資方在回應如何評價政策風險時的描述。

  在經過兩年的討論、猜測之后,即將出臺的政策似乎已經不會有太大的意外。行業對政策的期盼也沒有了一開始的焦灼與急迫。

  值得慶幸的是,今年7月,央行、工信部、公安部、財政部、國家工商總局、國務院法制辦、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網信辦十部委聯合印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下文簡稱《指導意見》),總算是監管對行業有了一些回應。

  各部委對被劃分到自己管轄范圍的業務具體打算,短期內似乎仍難有定論。

  監管慎言,原因可能有以下幾種猜想:

  首先,這個行業太小了,尚不足以引起監管過多的關注。如果細數央行、證監會、銀監會下轄機構的數量,再對比其工作人員數量,“規模比不上一家城商行”的P2P是否值得占據監管過多的注意力,就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其次,被稱作互聯網金融業務差異太大,一方面是分業監管難以同步;另一方面,現有的法律法規足以解釋和覆蓋大部分的問題。

  沒有牌照的P2P說自己屬于民間借貸,不僅有《民法通則》和《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在8月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也將網絡借貸首次納入其中;有牌照的網貸小額貸款,按照小貸公司來規范;寶寶類產品按基金行業來規范;互聯網保險按保險行業來規范;網絡支付相關的草案征求意見稿也在推進;股權眾籌較為復雜,劃分了公募與私募,私募按私募基金來規范,公募牌照制也在醞釀中……至于跑路、惡意詐騙,刑法中早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集資詐騙的罪名。

  從一定意義上來說,監管落后行業發展才是常態,才符合一般邏輯。

  此外,可能出現的輿論綁架也會讓監管有所顧慮。此前也曾有多位平臺負責人都談到,監管既要鼓勵創新,又要防范系統性風險,不發生群體性事件。是緊是松,多緊多松,如何把握,需要智慧。

  對于任何人來說,無論是被扣上阻礙創新還是縱容違規的帽子,都是不公平,都是太大的責任。

  至于監管出臺后是否能立竿見影,或許看看銀行理財、信托計劃違約后投資人的反應就能想象。監管不應該成為所有投資行為的最后兜底人。

  正如有平臺解釋為什么提供兜底時所言,“銀行、信托都無法解決的剛性兌付問題,寄希望于P2P來解決,現實嗎?”

  同樣,對于監管細則能夠將非法機構清洗出去的說法,筆者也并不樂觀。集資詐騙行為如果不用P2P的名義,不叫眾籌了,難道就會銷聲匿跡嗎?

  特寫:眾籌

  與熱火朝天的P2P相比,眾籌顯得相對小眾,卻更被監管所看重。

  今年6月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創新股權眾籌等融資方式”;9月時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提出,“以眾籌促融資,發展實物、股權眾籌和網絡借貸,有效拓寬金融體系服務創業創新的新渠道新功能”。

  這里提到的實物眾籌與股權眾籌算是被普遍認可的兩種模式。

  年內參加了幾次眾籌的大型會議,明顯體現為兩種風格:一種科技范兒突出,打創投融資和創業生態的牌;一種“接地氣”,眾籌概念被融入各個不同行業,簡直無所不為。共同點在于兩者的場面都異?;鸨?。

  然而普通投資人是否能區分自己的投資屬哪一類?是否了解創投有極高的失敗率?眾籌平臺是如何對合格投資人設定準入的?如何監督執行? 這一系列問題都顯得至關重要。

  好在眾籌雖然形態多樣,但監管的邏輯相對簡單明確。

  最早在去年12月,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就曾針對當時發布的《私募股權眾籌融資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回應,以是否采取公開發行方式為劃分標準,股權眾籌可分為面向合格投資者的私募(非公開發行方式)、股權眾籌和面向普通大眾投資者的公募(公開發行方式)股權眾籌兩類。

  今年7月的《指導意見》發布之后,張曉軍再次回應“股權眾籌融資”與“通過互聯網方式進行的私募股權融資”的區別。前者指通過互聯網形式進行公開小額股權融資的活動,具有“公開、小額、大眾”的特征;后者雖冠以“股權眾籌”的名義,但不屬于《指導意見》規定的范圍。

  “公私”分開的說法已然確定。私募股權融資有征求意見稿,股權眾籌融資試點的監管規則也在推進。

  也正因為“股權眾籌”牌照尚未發放,現在能看到的股權眾籌都屬于“通過互聯網方式進行的私募股權融資”范疇,也就必須要符合《公司法》《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未經批準不得向不特定對象發行證券、向特定對象發行證券累計不得超過200人。

  至于那些無法劃歸這兩類,又自稱是眾籌的行為要怎么辦?誰知道呢?

  在今年的眾籌行業,不得不提的還有來自金融、互聯網巨頭的加入。

  3月,京東私募股權融資平臺——東家正式上線;6月,36氪上線股權投資平臺,并在10月拿到螞蟻金服的戰略投資;平安旗下的“平臺眾+”8月開始公測,將非公開股權融資作為業務之一;螞蟻金服自己的股權融資平臺螞蟻達客也在11月進入測試階段。另外京東、阿里、蘇寧也都分別有各自的產品眾籌平臺。

  原本以創業公司為主的眾籌市場,格局一下就被巨頭主導,而這僅僅是互聯網金融的冰山一角,另一個佐證是,此前盛極一時的支付之爭,早已被支付寶和財付通把持。已經收尾的2015,對于互聯網金融來說無疑是爆發性增長的一年,同時又是問題百出的一年,即將到來的2016,經過大浪淘沙,誰將消失,誰將留下?
 

發表評論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登錄名: 密碼:   
  歡迎您!  
評    價:  好評  中立  差評
表    情: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圖片刷新驗證碼  
最新評論 (全部0條評論)
国产成在线观看免费视频_热久久2018亚洲欧美_无码精品国产DVD在线观看_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