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網站建設_網絡營銷外包_營銷型網站建設領先者_金站網
瘋狂補貼時代不復存在 O2O倒閉潮爆發

發布時間 : 2015-08-13 10:30:49 來源 : 金站網 瀏覽次數 : 瘋狂補貼時代不復存在 O2O倒閉潮爆發

      如果拋開房價、霧霾和堵車等大城市通病,這應該是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居民最為美好的時代。

      各種以O2O為名的創業項目正忙著解決在衣食住行等各個方面的痛點:出行有專車、拼車;在傳統的保潔、外賣業務被整合到手機端之后,美容、美發、按摩都可以輕松叫上門;很多時候在街邊用手機掃個二維碼就有創業公司將水果、飲料或者是零食免費送到家……

      于是有人調侃,投資者給O2O創業公司砸下的錢都被用于改善一線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了。

      只不過,以遠低于成本的價格享受著O2O各式福利的好日子似乎已經快到盡頭。

      除了仍在廝殺的外賣市場,在出行類補貼收緊之后,曾經1元洗車、1元剪發等各種優惠也已經伴隨著大量初創公司的倒閉而銷聲匿跡。

      同質化原罪

      從去年爭先恐后的融資新聞到如今可以按批次羅列倒閉案例,O2O特別是上門類O2O市場的風向似乎一下子就變了。

      這個曾經聚集了諸多創業者的市場如今變成了很多人不愿再談的傷心之地。業界有過預測,O2O企業中有95%以上會在慘烈的競爭中消失。

      與此前熱點創業項目一樣,創業者一窩蜂而上帶來的同質化被指責為當下這一波O2O倒閉潮的原罪。

      “失敗的最大原因還是一味地模仿。目前死掉的公司都是模仿者。”泰笛創始人兼CEO姚宗場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創業大潮容易同質化,一旦出現一個新的模式,很快模仿者就來了。而模仿者并沒有摸索到行業的本質,只是一味地模仿就很容易死掉。

      在創業過程中,先機優勢的確有著不可忽視的價值,但對于一個新的領域,創業團隊更多時候在做的事情是一邊跑一邊改。

      河貍家創始人孟醒更習慣被叫雕爺,從阿芙精油、雕爺牛腩到現在的河貍家,孟醒最為直接的感受是:如今O2O的玩法已經清晰了。

      “當一個新的大產業來臨的時候,一開始大家都是模糊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O2O的整個戰略已經比較清晰了。”在孟醒看來,在O2O發展的過程中,早看明白并且迅速調整戰略的人更容易活下去,而明白得晚又缺乏終局判斷的往往會在這個過程中早早地倒下。

      但是還得給上述觀點加上一個使用范圍,那就是互聯網巨頭或者是被互聯網巨頭投資了的創業團隊不受此影響。

      在今年3月成立的獨立全資子公司并將自己的O2O產品從“拍到家”更名為“京東到家”后,京東到家真正引起關注還是因為眾包物流。

      這并不是一個全新的市場,在京東正式入局之前,眾包物流的方式已經因為快遞眾包平臺人人快遞火熱而引發不小的爭議。

      京東到家運營總經理曹伯不否認京東到家本身的模式在此之前已經有不少人在做,之前很早就有人做到一小時送達,包括最早把超市搬社區里面的方式也有試過。

      “但是現在這些網站(大多)已經不存在了。整個行業的風在為之而吹的時候,那些瘋狂的豬可以飛,但是你得在恰當時間做恰當的事,過早過晚都不行。”按照曹伯的理解,O2O的入局有時候時間點比先機更為重要。

      恰逢融資告罄

      傳統的上門服務從家政、搬家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成功順延之后,上門美甲、上門美發、上門美容、上門按摩、上門洗車……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諸多上門服務都冒了出來,隨之而來的是大量優惠到令人咋舌的補貼券。

      但如今早已被各種各樣補貼養刁了胃口的消費者最為明顯的感受是券少了,優惠額度相比之下也沒太多吸引力了。

      “一開始是為了吸引用戶,所以大家都是用做一單賠一單的方法砸市場。但現在我們已經從普惠式的投放改成定向投放了,那些對補貼特別依賴的并不是我們的目標客戶,補貼也沒太大意義。”一位上門O2O類公司的市場運營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解釋道。

      在姚宗場看來,純靠補貼的生意是沒有辦法持續的,一旦你的補貼停了,用戶就流失了。“資本如今對O2O態度最大的變化,是他們更強調自我造血能力。”

      創業大潮在今年年初曾經被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冉潑過一盆涼水。當時王冉的觀點是在2015年90%的創業者難過C輪關。

      根據IT桔子的統計,2014年拿到天使輪投資的公司達到812家,拿到A輪的達到846家,拿到B輪的也有225家。這些還是報出來的。但事實上過去一年里實際拿到天使輪、A輪和B輪的公司數量很可能要遠遠高于上面這些數字。

      “現在整體投資的情況是,天使輪非常好融,A輪也容易,B輪還不那么難,但是C輪突然就出現一個陡峭的懸崖,真正能夠拿到C輪的公司其實不太多。”孟醒的觀點是,一個新興的行業在很長的時間內,很多公司的財務是不能達到平衡的,基本上都是靠風投的錢來支撐。

      “一般來講,融到的錢能堅持到未來的一年到一年半時間。(O2O)市場的爆熱其實是從去年年初開始的,所以坦白地講(現在的倒閉潮是因為)時間點到了,在今年這個時間點,不少公司的錢基本上快見底了。這不是靠猜的,其實是可以算出來的。”孟醒補充道。

      而這背后,除了定位大入口的公司,在O2O的細分市場,如今活下來的企業都在擴充自己的品類。

      泰笛的業務已經從之前的洗滌擴展到綠植,河貍家也從最初的美甲、美睫擴展到護理、造型和美容。

      對此,孟醒直接指出,現在O2O的細分市場可能已經沒有太多機會了。“因為頻次過低,細分領域一般很難存活,重度垂直領域也就是打車、吃飯,因為剛需能夠存活。”

      “在線洗滌會形成贏家通吃的局面,關鍵是用戶的需求,開門頻次的降低。泰笛從一開始就不單單想做洗衣一個品類,而是整個居家上門服務,洗滌、綠植都只是其中一個產品,未來泰笛還會增加其他上門服務。”姚宗場解釋道。

      而對于每個創新領域都需要回答的BAT威脅論,孟醒的回答是,包括河貍家在內的這些做具體細分業務的公司如今和BAT并不直接競爭,反而有點像是產業上下游互補的關系。“互聯網的經驗是,巨頭可以輕松地切入到一個細分的市場,如果細分領域的頻次不夠,那就肯定打不過。但如今BAT更在乎打造一個大入口,它們并不太在意細分的垂直領域,也沒有真正自己下場去做具體的業務。”

 

發表評論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登錄名: 密碼:   
  歡迎您!  
評    價:  好評  中立  差評
表    情: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圖片刷新驗證碼  
最新評論 (全部0條評論)
国产成在线观看免费视频_热久久2018亚洲欧美_无码精品国产DVD在线观看_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